重慶高院十大勞動爭議典型案例

2018-07-19 14:50 小恒

最新开奖号码500万 www.oilxu.com 案例一

鄒某、陳某甲、陳某乙訴重慶某建筑

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勞動爭議案

 

裁判要旨: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且未享受社會養老保險待遇的職工雖與用工單位不具有勞動關系,但其在工作中受傷后被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為工傷的,應當由用工單位參照《工傷保險條例》的相關規定進行一次性賠償。

 

基本案情:2013816日,某建筑公司與張某某簽訂《龍宸世紀項目人工費單包協議書》,承包了位于重慶市大足區龍石鎮龍宸世紀一期工程的室內外抹灰、磚砌體、混凝土的澆灌(不含基?。?、混凝土自拌、外架安裝、室內外地平等工程項目。20142月,陳某丙經謝某某介紹到位于重慶市大足區龍石鎮的龍宸世紀項目從事雜工(小工)工作,口頭約定工資120/天,由謝某某對陳某丙進行考勤,工資由謝某某發放。201516日下午15時左右,陳某丙在工作中不慎摔傷,后被送到榮昌區人民醫院住院治療,診斷為:1.12椎體爆裂骨折;2.雙肺挫傷;3.肝功能異常;4.胸骨柄體部骨折伴脫位。陳某丙于2015128日出院,所用醫療費由謝某某支付。2015129日,大足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以陳某丙已經達到法定退休年齡,不屬于勞動人事爭議作出渝足勞仲不字(2015)第1366號《不予受理案件通知書》,陳某丙遂提起訴訟。20151226日,大足區法院作出(2015)足法民初字第04094號民事判決,確認陳某丙與某建筑公司之間不具有勞動關系。

 

201647日,大足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作出大足人社傷險認決字【2016143號工傷認定決定書,認定陳某丙構成工傷,由某建筑公司承擔工傷主體責任。20161213日,大足區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作出足勞初鑒字【2016732號。鑒定結論為:傷殘捌級,無生活自理障礙。此次鑒定花去鑒定費、檢查費480元。20161129,陳某丙到榮昌區人民醫院二次住院,行內固定取出手術,并于2016127日出院,共計花費醫療費8109.79元。2017123日,陳某丙于家中去世。后,鄒某、陳某甲、陳某乙申請仲裁。2017418日,大足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不予受理案件通知書,認為陳某丙已經達到法定退休年齡,不屬于勞動人事爭議仲裁范疇,對鄒某、陳某甲、陳某乙的仲裁賠償申請不予受理。2017418日,鄒某、陳某甲、陳某乙向大足區法院提起訴訟。

 

另查明:鄒某系陳某丙之妻,陳某甲、陳某乙系陳某丙的子女。

 

法院裁判:陳某丙去世后,鄒某、陳某甲、陳某乙作為陳某丙的近親屬有作為原告提起訴訟的主體資格。陳某丙生前未參加社會養老保險,20142月經人介紹在某建筑公司承包的工地上做雜工過程中受傷,其因超過法定退休年齡,其與某建筑公司之間不具有勞動關系。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且未享受社會養老保險待遇的職工雖與用工單位不具有勞動關系,但其在工作中受傷后被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為工傷的,應當由用工單位參照《工傷保險條例》的相關規定進行一次性賠償。陳某丙經勞動能力鑒定為傷殘捌級,結合鄒某、陳某甲、陳某乙的訴訟請求,大足區法院確認賠償項目如下:1.住院伙食補助費240元(30×8/天);2.護理費3000元(30×100/天);3.停工留薪待遇15840元;4.一次性傷殘補助金29040元;5.鑒定費480元;6.醫療費8109.79元。前述費用共計56709.79元,由某建筑公司支付。遂判決某建筑公司支付鄒某、陳某甲、陳某乙因陳某丙工傷產生的醫療費、停工留薪期待遇、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等各項損失56709.79元。

 

案例二

許某某與某勞務有限公司

確認勞動關系糾紛案

 

裁判要旨:用人單位為勞動者代辦社會保險,但雙方并無真實的用工關系,勞動者僅以用人單位為其辦理社會保險為由要求確定與用人單位存在勞動關系的,不予支持。

 

基本案情:因某縣部分煤礦企業在整合期間的相關證件無法進行年度審核,造成主體不符合參加社會保險的要求,為保障整合期間煤礦工人的利益,某勞務公司以自己名義代被整合煤礦的職工參加工傷保險。2010920日,某勞務公司依據某煤礦提供的名單為許某某辦理了工傷保險,20111118日退保。許某某系某煤礦直接招收,其工資由某煤礦確定并支付,許某某的去留由某煤礦直接決定。20161024日,許某某以某勞務公司為其參加了工傷保險為由,請求確認雙方從20101021日起至20111118日止存在事實勞動關系。仲裁機構未予受理后,許某某起訴至法院。

 

法院裁判:某勞務公司雖然以自己名義為許某某參加了工傷保險,但某勞務公司和某煤礦簽訂了協議,約定某勞務公司代某煤礦辦理工傷保險。許某某進入煤礦務工,工資報酬的確定及發放,均由某煤礦自行決定,某勞務公司沒有對許某某進行任何形式的管理,雙方沒有形成事實上的管理和被管理的關系。僅憑某勞務公司為許某某參加工傷保險的事實,不能認定雙方有勞動關系,遂判決駁回許某某的訴訟請求。

 

案例三

江北區某飲食店與周某某、杜某某

確認勞動關系糾紛案

 

裁判要旨:個體工商戶變更經營者前后,雖然字號一致,但并非同一民事主體。

 

基本案情:某飲食店系個體工商戶,字號為百分百店鋪,其于2011713日登記成立,經營者為杜某某。201417日,某飲食店向重慶市江北區煙草專賣局申請辦理煙草專賣零售許可證。201417日至20141231日期間,某飲食店多次向中國煙草總公司重慶市公司江北分公司訂購香煙。

 

2015527日,杜某某與鄒某某簽訂店鋪轉讓協議書,主要約定杜某某將百分百店鋪的經營權、門面等轉讓給鄒某某,鄒某某支付杜某某轉讓費25000元,同日,鄒某某按協議約定支付杜某某轉讓費25000元。2015714日,某飲食店工商登記的經營者變更為鄒某某。

 

周某某自2014715日到某飲食店工作,20141212日發生交通事故后即未回某飲食店工作。

 

2016219日,周某某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請求裁決確認周某某與某飲食店從2014715日起至今存在勞動關系。仲裁機構逾期作出仲裁裁決,周某某遂提起訴訟。

 

法院裁判:《個體工商戶條例》第二條第一款規定,有經營能力的公民,依照本條例規定經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登記,從事工商業經營的,為個體工商戶。第十條規定,個體工商戶登記事項變更的,應當向登記機關申請辦理變更登記。個體工商戶變更經營者的,應當在辦理注銷登記后,由新的經營者重新申請辦理注冊登記。家庭經營的個體工商戶在家庭成員間變更經營者的,依照前款規定辦理變更手續。根據上述規定可以看出,個體工商戶是經工商登記從事工商業經營的自然人,且變更經營者需注銷前登記后,重新辦理注冊登記。本案中,某飲食店原由杜某某經營,2015714日,其經營者變更為鄒某某,雖然杜某某與鄒某某先后作為某飲食店的經營者,但從條例及實施意見的規定看,本案中變更經營者前后,雖然字號一致,但并非同一法律主體,周某某到以杜某某為經營者的某飲食店上班,但某飲食店的經營者變更為鄒某某后,周某某與杜某某為經營者的某飲食店建立的勞動關系即告終止。法院遂判決周某某與某飲食店于2014715日至2015714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

 

案例四

周某與重慶某鍍膜科技有限公司

勞動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建立勞動關系后,未依法在用工之日起一個月內簽訂書面勞動合同,在勞動關系存續一定時間后,雙方補簽勞動合同,并約定勞動合同期限從實際用工之日起算的,應視為用人單位與勞動者達成合意,勞動者主張支付未簽勞動合同二倍工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基本案情:周某于2014108日到某科技公司擔任銷售總監。2014108日至2015106日期間,某科技公司未與周某簽訂書面勞動合同。2015107日,雙方補簽了書面勞動合同,約定周某的勞動合同期限自2014108日起至2016107日止。2016年期間,周某離職并申請仲裁,要求某科技公司支付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12萬元。仲裁機構裁決駁回周某的仲裁申請,周某不服遂向法院提起訴訟。

 

法院裁判:某科技公司雖然未按照法定期限與周某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但雙方于2015107日補簽勞動合同時,將勞動合同期限約定為2014108日至2016107日,該期間包含了已經履行的勞動關系期間,應視為雙方自始簽訂了勞動合同。周某在補簽勞動合同時,選擇同意對勞動合同期限作出上述約定,應視為其對之前未簽勞動合同期間本應獲得二倍工資差額權利的放棄。周某的勞動權利已經通過補簽勞動合同的方式獲得保障,在其未舉證證明補簽勞動合同并非其真實意思表示的情況下,周某再主張未簽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不應得到支持。法院遂判決駁回周某的訴訟請求。

 

 

案例五

重慶市綦江區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與袁某

勞動爭議案

 

裁判要旨:勞動者將建造師資質掛靠在建筑公司,社會保險費由自己出資并由建筑公司代繳,未實際向建筑公司提供勞動和接受其用工管理的,不應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系。期間,建筑公司與勞動者達成一致,由勞動者擔任其承接工程的項目經理,勞動者在工程施工期間實際為建筑公司提供勞動的,應認定雙方在工程施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

 

基本案情:袁某具有二級建造師資質。20135月至20151月,袁某作為某建筑公司項目經理參加了該公司承包的某紙制品公司發包的廠房工程建設。20151月,工程結束后,袁某未再實際向某建筑公司提供勞動,但是仍然將自己的二級建造師資質掛靠在某建筑公司,并以該公司為用人單位參加社會保險。2015226日,袁某通過銀行匯兌方式向某建筑公司轉賬10000元,附言為:社保金借款。2017327日,袁某通過郵政特快專遞向某建筑公司寄送《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載明因該公司未及時足額向其支付勞動報酬,決定解除與該公司的勞動關系。后袁某經仲裁后提起訴訟,要求某建筑公司支付從20152月起拖欠的工資272000元、解除勞動關系的經濟補償金52000元、失業保險待遇損失賠償金22680元等。

 

法院裁判:勞動關系的認定應根據勞動者是否實際向用人單位提供勞動并接收用人單位的工作安排、指揮或監督等實質性管理及用人單位是否向勞動者支付勞動報酬等因素綜合認定。本案中,袁某訴稱從20135月起至20173月一直與某建筑公司存在勞動關系。對此,雖然袁某的建造師資質證登記的用工單位一直為某建筑公司,但其未舉示在20151月某紙制品公司廠房工程完工后繼續接受該公司勞動安排并在該公司工作和遵守該公司規章制度及勞動紀律的有效證據。袁某雖在20152月向某建筑公司匯款支付社保費,但由于袁某并未實際向某建筑公司提供勞動,某建筑公司代其支付社保費不能證明雙方存在實質的用工關系。遂判決駁回袁某的訴訟請求。

 

案例六

何某某與重慶市某街道辦事處人事爭議案

 

裁判要旨: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達到退休年齡但單位未為其辦理退休手續的,可以請求單位為其辦理。

 

基本案情:19911210日,某縣人事局向某縣農機水電局作出《關于招聘譚某某等48名同志為干部的通知》,同意招聘譚某某等48人農機站干部。19911220日,何某某、某鄉人民政府(后變更為某街道辦事處)、某縣農機水電局與某縣鹽井區公所、某縣人事局簽訂了《鄉鎮聘用干部合同書》,合同期限為1991111日至19941030日。后,各方又多次簽訂《鄉鎮聘用干部合同書》,合同期限至2006131日。

 

2016315日,何某某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請求某街道辦事處為其辦理退休手續,補發退休工資、醫保費。仲裁機構未予受理,何某某遂提起訴訟。

 

法院裁判:根據何某某先后多次與某街道辦事處簽訂的《鄉鎮聘用干部合同書》等證據可以證明,何某某系某街道辦事處的聘用制干部。雖然何某某存在被借調到其他單位上班的事實,但其與某街道辦事處間的人事關系從未改變。何某某于2006127日年滿55周歲,根據相關規定,何某某可以退休并享受退休待遇。但由于某街道辦事處未為何某某辦理退休手續,導致其不能享受退休待遇,現何某某起訴請求某街道辦事處為其辦理,依法應當支持。何某某要求補發退休工資、醫保費,但未舉示充分證據證明,故不予支持。法院遂判決某街道辦事處為何某某辦理退休手續。

 

案例七

重慶某藥房連鎖有限公司與文某某

勞動爭議糾紛案

 

裁判要旨:用人單位依照約定變更勞動者工作崗位、地點,勞動者采取不到崗等消極方式對待,違反用人單位規章制度,用人單位據此解除勞動合同的,不構成違法解除。

 

基本案情:某藥房公司與文某某于20157月簽訂了勞動合同,約定:合同履行地為重慶市;文某某的工作崗位為收銀員;藥房公司根據工作需要,可以調整文某某的工作崗位;文某某須服從藥房公司管理,聽從藥房公司工作安排、調動,如有違反,則文某某自動與藥房公司解除勞動合同;未經書面請假及請假未得到批準,曠工三日以上,則文某某自動與藥房公司解除勞動合同。20166月,文某某在藥房公司考核中排名最后,藥房公司根據工作需要將文某某調整到重慶市南岸區上班,工作崗位為營業員。文某某不服從調整,從同月4日起就未上班。藥房公司于201667日、13日兩次書面通知文某某在2個工作日內回辦公室報到,但文某某均未理會。藥房公司遂于同月30日以文某某連續曠工三日以上為由,解除了與文某某的勞動合同。2016722日,文某某以藥房公司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為由,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仲裁機構未予受理,文某某遂提起訴訟。

 

法院裁判:《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三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一致,可以變更勞動合同約定的內容,變更勞動合同,應當采用書面形式。勞動合同的履行地點屬于勞動者求職時應當考慮的重大因素,用人單位調整勞動者的工作崗位應當與勞動者協商一致,不能對勞動者的日常生活產生重大影響。在本案中,某藥房公司未與文某某協商一致將其工作地點調整到重慶市南岸區,對文某某日常生活造成重大影響,存在不當,文某某有權拒絕,但文某某自接到調崗通知后,既未到新的工作崗位報到,亦未回原工作崗位工作,同時也未向勞動行政部門主張相應的權利,而是采取不到崗工作的消極方式對待調崗通知,且在兩次接到某藥房公司要求其回公司報到的書面函告后,仍未回公司報到,其行為嚴重違反公司的規章制度,也違反勞動合同的約定。某藥房公司據此解除與文某某的勞動合同符合法律規定。法院遂判決:駁回文某某要求某藥房公司支付賠償金的訴訟請求。

 

案例八

鄧某某與重慶某電氣集團有限公司勞動爭議案

 

裁判要旨:用人單位單方調整勞動者工作地點的,人民法院應綜合各種因素對其合理性進行判斷。用人單位基于生產經營需要調整勞動者工作地點,并對勞動者上班提供便利的,勞動者不得以此為由解除勞動合同,并要求支付經濟補償金。

 

基本案情:199871日,鄧某某入職某電氣公司,從200810月起其工作地點一直在某電氣公司位于龍山路68號的子公司某機電公司,后該子公司基于生產經營需要由龍山路68號整體搬遷至魚嘴,某電氣公司為員工提供了交通車。鄧某某以搬遷給其造成不便為由一直未到搬遷至魚嘴后的某機電公司工作。2016825日,鄧某某以某電氣公司未提供勞動條件為由提出解除勞動關系,并請求支付經濟補償金。

 

法院裁判:某機電公司系因客觀原因整體搬遷,并非針對特定的勞動者,且其搬遷后的地點與鄧某某原來工作的地點均在重慶主城區北部,距離并非特別遙遠。雖然工作地點的變化難免會給鄧某某帶來不便,但某機電公司整體搬遷系出于生產經營需要,鄧某某應當負有一定的容忍及配合義務。同時,某機電公司還提供了交通車,為鄧某某工作提供了便利條件。故某機電公司調整鄧某某的工作地點具有合理性,并非不當。鄧某某以某電氣公司未提供勞動條件為由提出解除勞動關系,并請求支付經濟補償金的理由不成立。法院遂判決駁回鄧某某的訴訟請求。

 

案例九

張某某與重慶某市政服務有限公司

勞動合同糾紛案

 

裁判要旨:被派遣勞動者被用工單位退回用人單位,用人單位應當行使對勞動者進行管理的職責。被派遣勞動者在無工作期間,用人單位應當按照當地當年度最低工資標準向勞動者支付勞動報酬。

 

基本案情:20141016日,張某某與某市政公司簽訂《勞動合同書》,約定勞動合同期限從20141012016930日,張某某被派遣至某街道辦事處從事協管員工作。20151221日,某街道辦事處制發《關于張某某等退回勞務派遣公司的函》,以張某某等人違反管理制度、不符合用人要求為由,將張某某等退回某市政公司。20151227日,某市政公司復函某街道辦事處,稱收到上述函件。20151227日,張某某從某市政公司收到上述函件。201611日至2016930日期間張某某未為某市政公司以及某街道辦事處提供勞動。后張某某申請仲裁,并提起訴訟,要求某市政公司支付201611日至2016930日期間的工資。

 

法院裁判:《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五十八條第二款規定,勞務派遣單位應當按月向被派遣勞動者支付勞動報酬,被派遣勞動者在無工作期間,勞務派遣單位應當按照所在地人民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標準,向被派遣勞動者按月支付報酬。某街道辦事處以張某某違反規章制度為由將張某某退回某市政公司后,某市政公司亦將相關函件送達張某某,但此后張某某與某市政公司均未向對方作出解除勞動關系的意思表示,故張某某與某市政公司之間的勞動關系因勞動合同期滿于2016930日終止。在201611日至2016930日期間,張某某與某市政公司存在勞動關系,但張某某無工作,且該市政公司未舉證證明其曾通知張某某回公司辦理相關手續,系張某某因自身原因未辦理,故該市政公司應當按照2016年度最低工資1500/月的標準向張某某支付該段期間的報酬,金額為13500元。

 

案例十

某醫院與向某某勞動爭議糾紛案

 

裁判要旨:非全日制用工關系中,勞動合同中約定的工作時間并非標準工作時間,用人單位按照勞動者實際工作時間支付工資后,勞動者要求支付加班工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基本案情:向某某于201031日到某醫院從事護工工作,雙方簽訂了《非全日制用工勞動合同書》,約定:每天工作4小時,每周不超過24小時。201251日,雙方再次簽訂《非全日制用工勞動合同書》,約定:按非全日制用工形式,聘用向某某到某醫院工作,并特別約定如因特殊原因節假日不能休息的,根據實際上班時間按合同約定標準按時計發工資報酬。2015101日,因醫療服務輔助工作外包,某醫院遂解除了與向某某的勞動關系。后經仲裁機構裁決,雙方從2010614日至2015930日存在非全日制用工關系,某醫院支付向某某加班工資9360元。某醫院認為,已經按照合同約定按向某某實際工作時間支付了勞動報酬,向某某要求某醫院支付加班工資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故提起訴訟。

 

法院裁判:由于雙方系非全日制用工關系,非全日制用工在用工方式上具有靈活性,用人單位可以和勞動者協商確定工作時間、工作內容、勞動報酬等合同內容。某醫院以合同約定的工資標準按照實際工作時間支付工資,并不違反法律規定。根據《勞動法》的規定,參照《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十三條,安排勞動者在法定標準工作時間以外工作的,應按一定比例加付加班工資。本案中,向某某主張平均日工作時間超過4小時,應按法律規定的加班工資標準支付工資報酬,但《國務院關于職工工作時間的規定》規定的標準工作時間為每日8小時,每周40小時。因此這里的4小時并非標準工作時間,超過4小時也并非超過法定標準工作時間,故不能以平均日工作時間超過4小時為由要求加付加班工資。綜上所述,雙方當事人系非全日制用工關系,某醫院已經按照實際工作時間按照合同約定的標準支付了工資,某醫院的訴訟請求應予支持。遂判決某醫院不向向某某支付加班工資。